1. <track id="0csr4"><strike id="0csr4"><tt id="0csr4"></tt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2. <acronym id="0csr4"><label id="0csr4"><listing id="0csr4"></listing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  3. 第三千七百六十四章 時間之斗

        葉塵池瑤小說免費閱讀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        趣閱文學 www.wwkjh.com,最快更新葉塵池瑤小說最新章節!

            無數明亮的陣法,如磐石般堆砌,化為城垣要塞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團團圣光,一道道神威,從要塞中釋放出來,給人以萬眾一心、眾志成城的精神意志。

            顯然,雷族這些能夠修煉到一定層次的修士,并非烏合之眾。

            修辰天神打出時間長河,浩浩蕩蕩,不僅蘊含時間力量,也蘊含她恢復到大自在無量中期的神力氣勁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歸墟入口外的海域中,一座座巨獸形態的島嶼,在時間長河的沖擊下崩塌。濺飛起來的土石,突然間,下墜速度變得極為緩慢,像是定格在了半空。

            陣法要塞內的雷殷神尊看到這一幕,立感大事不妙。

            大自在中期的神力易擋,時間力量卻無孔不入。

            一旦讓時間力量沖入要塞,后果不堪設想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陣出暮鼓,界立圭尺!崩滓笊褡鸫蠛纫宦。

            要塞內,一座座陣法變化排列,陣光凝成一只直徑三萬里的圓鼓。

            隨著陣法運轉,這只超乎尋常的鼓,隨之震響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轟!”

            如同雷鳴一般,一圈充滿時間力量的勁浪,從圓鼓邊緣爆炸般的外散出去,將沖擊至此的時間長河震散。

            而隨著鼓音響起,血色的天空,轉為暗紅色,如同黑夜降臨。

            鼓音持續不斷,時間長河徹底被阻擋住! ∈殖秩贞械男蕹教焐,道:“暮鼓晨鐘,是傳說中的兩件時間神器。暮鼓響,夜降臨。晨鐘鳴,天初明。兩件神器,可輕易改變一界的晝夜變化!他們這是以

            陣法,衍化出了暮鼓般的時間力量!

        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我聯手,以時間神器和時間奧義攻伐?此麄円蝗合N蟻,如何擋得?”  修辰天神話音剛落,一根天柱般的黃褐色圭尺,從歸墟中飛出,插在了要塞前方的海水中。它也不知多少沉重,多少高聳,只是簡簡單單的落下,就令海水

            掀起百丈高巨浪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根圭尺,是用一座大世界的所有物質祭煉而成,內部布滿時間印記,乃是一件流傳于古籍中的時間神器,上古以來就沒出世過! 《@根圭尺的主人,此刻傲立在陣法要塞內,豐腴凸翹的身體被一件杏黃色長袍包裹,皮膚白如陶瓷,看不見任何血色,三十來歲的模樣,分明風韻絕色,

            卻給人死氣沉沉的陰森感。

            雷殷神尊只知她是時間神殿歷史上的一位殿主,奪舍自己的尸身歸來,化為了尸族修士。

            雷祖稱呼她為妧。

            雷族別的修士,稱呼她為“妧尊者”! 尊者不茍言笑,道:“張若塵曾施展無極神道,化為太極四象圖印,闖過了空間神殿的守護神陣。如今,他的修為更勝當時,一品神道神乎其技,大家做好

            決死一戰的心理準備吧!”  “自是要決死一戰!十大陣勢,已滅其五。若我們的陣法要塞被他沖垮,雷族的精英盡殞,百萬年也休想恢復元氣。反之,只要我們擋住了他,等到天尊趕至

            ,便是他敗亡的時刻!币晃婚L著一對雷電羽翼的雷族大神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來了!”

            嚴陣以待的雷殷神尊大喝一聲! 埲魤m全身神氣涌向日晷,而日晷又在少陰神海中急速旋轉,水流聲越來越洪亮,仿佛要將真正的時間長河召喚出來?上,張若塵的修為境界,終究還是

            差了一大截,沒能做到七十二品蓮在不周山做到的大能耐。

            但,他能夠影響天道,使時間長河的聲音在歸墟外響起,已經讓雷族諸神大驚失色。

            隨著日晷向陣法要塞飛去,時間力量大爆發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轟!”

            盡管三萬里長的陣法暮鼓在無數雷族修士的催動下,不斷震響,聲可裂天,但,被日晷撞上后,頃刻間如同氣泡一般破碎。

            日晷直向陣法要塞而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妧尊者雙袖掀起,黃袍飄揚,飛出陣法要塞,出現到圭尺后方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催動合擊陣法,助妧尊者,斬來犯之惡!崩滓笊褡饌髁。

            數十萬座陣法應聲而變,變成合擊陣法。每一座陣法中都飛出一道光束,擊中圭尺。

            妧尊者一掌打出,圭尺和掌心之間的地方,出現一個巨大的圓形時間印記陣盤,陣盤前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轟!”

            日晷和圭尺撞擊在一起,兩者之間,就是那道明亮的陣盤。

            陣盤猛烈的震顫,下一瞬,竟是將日晷打得反彈回去! 埲魤m以空間手段,接住飛回來的日晷,望向眼前如同銅墻鐵壁般的陣法要塞,目光最終落在妧尊者身上,道:“時間造詣如此高深,且攜有圭尺,你當是時

            間神殿歷史上的某位殿主吧?敢問,時間神殿有多少位殿主歸來?”

            經歷了不周山一戰,張若塵不得不思考,時間神殿是否也有大批殿主的殘魂降臨到這個時代。

            若是如此,七十二品蓮和雷罰天尊他們掌握的力量,未免太過可怕。不說將他們趕盡殺絕,至少,削弱他們已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。

            畢竟,每一位古之殿主,都能引發一方星域的大動蕩。

            妧尊者道:“你在我這里,得不到任何答案!

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便擒拿你,直接搜魂!睆埲魤m道! ±滓笊褡鹇暼珞@雷,從要塞中傳出:“張若塵,今日雷族與你結下血海深仇,你敢闖歸墟,必教你有來無回。什么一品神道,什么年少始祖,憑你現在的修為

            ,還逆不了天!

            “雷族諸神在此,誰可破陣法要塞?諸天來了,也得飲恨!绷硪坏罒o量神音,在陣光中響起。

        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看未必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似乎在響應張若塵一般,陣法要塞中,被鎮壓了的虛窮,蘊含無盡黑暗力量的身軀不斷膨脹,很快就達數十萬里長。

            一根根水藻般的黑暗觸須中,涌出無數虛無氣泡。

            要塞中的陣法,不斷被虛無氣泡吞沒。

            陣中修士慘叫不止,化為虛無,未留下任何物質。

            張若塵深知虛窮的厲害,就算雷族的陣法要塞沒有破綻,也不可能在鎮壓虛窮的同時,還能擋住他。

            抓準機會,張若塵同時打出天鼎和地鼎,接連撞擊向圭尺。

            妧尊者不理會身后陣法要塞中的變故,內心沉定,全力施為,以合擊陣法和圭尺,將天鼎和地鼎擋住。

            就在她心生“九鼎不過如此”的念頭之時,張若塵竟是直接穿過圓形陣盤,出現到了她眼前! ”M管她修為已經重新修煉到大自在無量層次,盡管她曾經是不滅無量,但,面對張若塵排山倒海般的威勢,依舊神魂受制,想也不想,立即鬼魅般,向陣法

            要塞中遁去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還想走?”

            她與張若塵撞了一個滿懷,張若塵如憑空就出現在了她身前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噗嗤!”

            張若塵一擊掌刀劈下,直接將她頭顱打得和脖子分開,頸骨斷裂,神血侵染紅了他的袍衫。

            這等肉身力量,嚇壞所有雷族修士。

            張若塵抓住妧尊者的頭顱就開始搜魂,卻發現她的神源和神海,并不在頭顱中。

            心中后悔,準備去追的時候,妧尊者的無頭身軀,已沖入進陣法要塞。

            所幸的是,修辰天神緊追在妧尊者身后,也進入陣法要塞中。

            修辰天神和虛窮同時在陣法要塞中破壞,雷族諸神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,陣勢變得越來越亂,要塞崩潰只是時間問題! 埲魤m不緩不急的收取了圭尺,提著血淋淋的頭顱,與要塞中重新長出頭顱、恨得咬牙切齒的妧尊者對峙,靜靜等待,見時間差不多了,他將四鼎催動,準

            備給這座陣法要塞最后一擊。

            妧尊者深知張若塵的厲害,沒有了陣法要塞,自己更不是他的對手,于是決定退走,逃向歸墟深處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轟!”

            不知多少萬里高的血葉梧桐,從歸墟深處壓了下來,將整個陣法要塞掃平。

            一座座陣法,像陽光下的泡沫一般破碎,無數雷族修士化為血霧云團。

            只是一擊,就滅了大半雷族修士,百萬尊以上的圣境修士隕落?諝庵,到處都是殘骨、殘魂、血氣,哀鴻遍野,海面狼藉不堪。

            張若塵尚未出手,四鼎環繞身周,眼中不禁露出詫異神色。

            血葉梧桐可沒有這樣的實力!

            是鳳天。

            鳳天這是對他遲遲不能攻破陣法要塞不滿,所以親自出手了?

            “攔截住他們,不可讓他們逃走了!”鳳天的神音,從歸墟深處傳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張若塵感知到了雷祖和緋瑪王的氣息,二人正急速向歸墟出口而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頓時,他明白鳳天為何親自出手攻破陣法要塞了,若是讓雷祖和緋瑪王進入要塞,和雷族一眾修士聯手催動陣法,必將是一件天大的麻煩事。

            張若塵對雷祖和緋瑪王的興趣不大,覺得妧尊者身上的秘密才更重要。再說,雷祖和緋瑪王絕非等閑之輩,以他現在的修為,以一敵二,必敗無疑。

            張若塵從來沒有覺得必須要遵從鳳天的旨意,直接向妧尊者追去。

            但,失算的是,雷祖和緋瑪王對他的興趣卻很大,沖出歸墟后,直接向他追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雷祖看見浮尸千里的海面,戾氣沖天,吼聲道:“雷族今日之劫,必須有人陪葬!

            本是在逃的妧尊者,見有強援趕至,立即停了下來,體內涌出浩浩蕩蕩的時間規則,腳下衍化時間神海! ☆D時,形勢急轉直下,張若塵陷入前有狼,后有雙虎的危險境地。
        又黄又粗暴的变态小说
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0csr4"><strike id="0csr4"><tt id="0csr4"></tt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0csr4"><label id="0csr4"><listing id="0csr4"></listing></label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