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ack id="0csr4"><strike id="0csr4"><tt id="0csr4"></tt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2. <acronym id="0csr4"><label id="0csr4"><listing id="0csr4"></listing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  3. 第10章

        安暖葉景淮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        趣閱文學 www.wwkjh.com,最快更新安暖重生了重生在十年前最新章節!

            第10章

            安家老宅并沒在青城市區。

            坐落在青城市郊區外的一個城鎮上,安家這個老宅子,基本上就占了鎮街的一半。

            隨著城市城鎮的開發,很多城鎮都沒有了原本的樣子,唯有安家這里,保留了所有古色古香的建筑。

            剛開始也有開發商想要購買安家這座老宅,當然價格是談不攏的,所以這里就成了一塊“風水寶地”,城市規劃局看這里沒辦法開發,靈機一動變成了一個旅游景點,也吸引了不少游客,安家這座老宅的大門,也經常出現在各大網紅的微博上,漸漸成了一個網紅打卡點。

            安暖和黎雅菊走進安家大宅朱紅色的大門。

            迎面就是一個大型庭院,穿過庭院便是一座假山溪水,緊接著是布滿蓮葉的池塘,通過一座青色小橋,走過幾道深巷小徑,從形形**的古色房屋兩邊進去,入眼才看到一間威嚴的挑高大門,里面才是安家大宅的堂屋,堂屋考究精致的雕刻建筑,盡顯輝煌大氣。

            而此刻,安家唯一的長輩安老太太文清翠就坐在了堂屋最中間的位置,表情相當的不好。

            坐在兩邊的是安巖坤一家人。

            安巖坤本來在市區是有自己的別墅的,但為了表現自己的孝順,就讓全家人近些年又搬回了安家老宅,做足了兒孝母慈的戲碼!

            安暖環視了一周,不動聲色的主動叫了一聲,“奶奶!

            “只叫你來,你讓她跟著來做什么!”文清脆根本不給安暖好臉色,劈頭就指責她的不對,“怎么,還怕我這老太婆欺負你了不是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婆婆誤會了,是因為聽說您讓暖暖來大宅,我想著好久沒有看到您老人家了,所以想過來看看你!崩柩啪者B忙解釋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弟妹說得倒是好聽,我可沒看到你提半點東西過來,你這份誠意也真的是夠好的!”柳鳳一臉諷刺,表情也是相當的鄙夷。

            安暖轉頭看了一眼柳鳳。

            之前幫她教訓安曉的時候,她還能順著臺階走,現在想要在婆婆面前爭寵,就瞬間變了一副嘴臉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誰說我們沒有給奶奶送禮物了?”安暖回懟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帶什么禮物了?拿出來?!”柳鳳顯得咄咄逼人。

            黎雅菊有些尷尬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太急,確實沒想太多就過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此刻被這么質問,終究有些面子過不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她給了一個眼神給安暖讓她忍忍。

            每次遇到她奶奶這家人,她媽都是忍氣吞聲。

            安暖正欲開口那一刻。

            文清翠直接說道,“說稀罕她的東西!”

            安暖抿了抿唇,她直言道,“奶奶叫我回來是有什么事情嗎?如果沒什么事情,我也就回去了,免得讓奶奶添堵不是?”

            她拉著她母親就準備離開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站!”文清翠一聲怒吼,“我讓你走了嗎?!這么沒規沒矩,果然是小戶人家帶出來,連基本的教養都沒有!”

            顯然是在諷刺黎雅菊出生不好。

            黎雅菊聽著也是聽著,其實并不是不難過,以前很多次她看到她母親從安家老宅回去之后,眼眶都是紅紅的,只因為不想讓她父親為難,也不想引起家里的不得安寧,所以什么都忍著。

            但事實上,隱忍的結果并沒得到任何好處,反而讓文清翠對她母親的貶低諷刺,越來越變本加厲,越來越得寸進尺!

            安暖臉色明顯變得很徹底。

            文清翠還在繼續諷刺,“怎么著,還是因為繼承了我安家的遺產,連我都不放在眼里了是不是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奶奶,你可別忘了,你姓文!卑才敛涣羟,“這安家的財產,還談不上你的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!”文清翠目瞪口呆,臉紅耳赤,從沒想過一向懦弱的孫女,此刻居然當面給她難堪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安家的產業,是爺爺的遺囑上明文規定的,奶奶要是有什么不滿要不你去給爺爺說去!卑才幚涞男α艘幌!

            “放肆!”安巖坤此刻也動怒了,“安暖你如此大逆不道,居然詛咒你奶奶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大伯,我隨口一句話,你想哪里去了?”安暖顯得一臉無辜,“難不成是大伯有這種想法,才會這么想?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亂說什么!”安巖坤臉都綠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安暖冷笑了一下,“我今天回來也不是和你們吵架的,當然也不是來讓你們欺負的,我回來只是因為奶奶說有事情,奶奶如果只是想要罵我一頓,抱歉,我恕不奉陪!”

            冷冷的話語,就是讓人心口一顫。

            是真的覺得安暖瞬間就變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變得口齒伶俐,變得氣場十足。

            她就這么對視著文清翠,半點都沒有畏懼。

            倒是讓她身邊的黎雅菊真的驚得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前兩天打了安曉一巴掌的事情,她就已經對她這女兒有些另眼相看了,今天能夠這么氣勢沖沖的和文清翠說話,她都在懷疑安暖還是不是她女兒。

            但不得不說。

            面對文清翠這么多年對她的欺壓,沒有一次這么舒服過。

            那一刻不由得什么都沒說。

            她決定讓她女兒發揮。

            大不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大不了就和安家大宅子這些人,斷絕關系。

            她也看明白了。

            這些人壓根就沒有把他們當成一家人,她怎么討好都沒用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,你,你”文清翠被安暖懟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,她大聲怒吼道,“你給我滾!”

            安暖眼眸一緊,“奶奶,我覺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,這個安家老宅子房產證上的名字是我爸的,也就是說,你住的地方是我們家的,你覺得讓我們滾合適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安暖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,我也沒有讓奶奶滾的意思,我只是忠告奶奶一句,用別人家的東西,不要這么理直氣壯,很遭人嫌的!卑才f得一臉鄙夷。

            就是讓文清翠半點面子都沒有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反了反了,安暖你給我反了!”文清翠指著安暖的鼻子破口大罵,從來沒有被人這么對待過,顯然完全接受不過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只是在做事實陳述,有什么冒犯到奶奶的地方,還請奶奶大人不計小孩過,別放在心上。倒是,奶奶一把歲數了,很多事情應該也想得明白,可別為老不尊的,到時候真的讓大家不痛快了,誰都會翻臉不是!

            安暖義正言辭的一段話,硬是把文清翠說得啞口無言。
        又黄又粗暴的变态小说
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0csr4"><strike id="0csr4"><tt id="0csr4"></tt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0csr4"><label id="0csr4"><listing id="0csr4"></listing></label></acrony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