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ack id="0csr4"><strike id="0csr4"><tt id="0csr4"></tt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2. <acronym id="0csr4"><label id="0csr4"><listing id="0csr4"></listing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  3. 第二千二百九十章 懷劍之罪

        唐尸叁擺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        趣閱文學 www.wwkjh.com,最快更新龍零最新章節!

            馬車搖搖晃晃行駛在城市的馬路上,拉車的役獸是是四頭駿足龍,它們招搖過市,在路上留下一地粑粑,惹得旁邊路人捂著鼻子一直抱怨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城門怎么回事, 怎么放這樣的野獸進城?不是規定不好控制的不讓進城嘛1

            車馬依舊前行,使得一些溫馴的役獸撞見呲牙的駿足龍時受了驚。走在這輛車前后前有身姿筆挺的騎士,后有隨扈的人員車隊,隊伍中,一匹暗如猩碳的獨角獸被保護其中,惹來眾多人注目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媽媽,你看那匹馬好高大呀1一個小男孩指著隊伍中的獨角獸道:“哎呀,它頭上有尖角, 是獨角獸哎。這是什么獨角獸啊長得這么丑,黑碳一樣!

            “傻孩子,這是夢魘獨角獸,它的毛皮色澤會隨光線變化,到了晚上,它的皮暗紅如血!背梢碌甑睦匣镉嫷鹬鬅煻芬舱驹跈淮巴饪礋狒[,他瞧見隊伍中衣著徽紀:“這個圖案我認識,是never傭兵團的人!

            車馬隊伍緩緩行駛向城市中央,馬車上的人卻不聞車窗外的事。蕾舞兒坐靠在軟床上,手里捧著用寶匣盛放的極劍。

            坐在對面,一頭粉色過頸發的妲姬手里捧著一顆暗紫色的法師,眼睛卻盯在匣子里:“團長,真沒想到啊,書先生真的把這把神劍送給您!

            蕾舞兒目不轉睛看著匣中不規則的銀劍:“他說這件兵器除了克里斯汀家的人,沒有人能使用,外人留著除了研究價值,沒有其它用處。哎, 你千萬不要拿手直接碰它,弄不好受傷都是輕的!

            “可書先生為什么肯給你呢?這東西在他那里不是更有用處嘛, 他不就喜歡研究兵器什么的嘛!辨Ъ母疑焓,只敢抱著法球看。

            蕾舞兒無聲的笑了一笑:“我也不知道,我說我喜歡,他就給我了!

            妲姬一副若有所悟的笑道:“他一定是愛上我們最美麗的蕾舞兒團長了!

            蕾舞兒略顯羞赧的把匣子合上:“這把神兵我要了也沒用,只能把它供在家里,還得弄個罩子把它罩起來,免得有人誤傷!

            “它總是一件了不得的寶貝,即使將來有一天您拿著它去魔月找克里斯汀家的人,也能換來不少好處!

            “那到是!

            車馬緩緩停在市中心最豪奢的庭院式酒店,酒店門僮馬上捧著軟凳放在馬車邊,恭候著車上的人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車外邊,一名男性成員拉開車門,妲姬從車上跳下來,然后伸手讓蕾舞兒扶著她的手臂走下馬車。門僮趕緊引領他們去酒店預訂好的房間,從前樓穿過,步入中庭庭院,幾萬平米的綠植園藝, 透著典雅與芬芳。

            蕾舞兒被左右護著, 妲姬攙扶著,還不忘了提醒自己團隊成員:“獨角獸別交給酒店的人, 讓他們單獨找個地方,由我們的親自看著,半步也不能離開人!

            “知道,知道!焙竺娴膱F隊成員連連答應著,對待千辛萬苦得來的夢魘獨角獸不敢有半點馬虎。

            蕾舞兒抱著劍匣被簇擁著,走向了道路盡頭的酒店宮樓。

            剛剛經過的一男一女一對主仆忽然停住了腳步。女仆問道:“主人,怎么了?”

            因為瘦而顯得高的男主人偏動紅眸:“感受到了一絲久違的氣息!

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女仆紅蓮一時不解,但她馬上注意到前樓的后門口,有一人在向這邊張望,似在注意剛剛過去的那伙人:“主人,前面有人盯梢!

            “我注意到了!睔W帝斯扶了扶頭上的黑色三角帽,離開了酒店。

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清早天剛剛亮,never傭兵團早早的起來,離城繼續趕路。一路走了兩天,歐帝斯他們跟著車隊兩天,紅蓮問道:“主人,兩天還沒人動手,我們還要跟下去嗎?他們現在走的方向,跟我們要去的方向不同!

            歐帝斯考慮了一下,這時前方馬車處突然傳來打斗聲:“來了,過去1

            兩人迅速奔向馬車隊伍,剛靠近車隊,發現三名身穿藍紅罩袍的蒙面人已經搶奪到了劍匣,地下倒落了五六具尸體。

            歐帝斯挑眉一凜,直向抱著劍匣的人沖過去。對方也不是弱手,在草從中疾步后退,欲從樹林中隱去,另兩人則上前攔阻。

            豈料阻攔的二人手里的兵器都要砍到對方身上了,眼前忽然一藥,兵器不知怎的就劈了個空,而身后傳來了同伴的驚恐聲。

            歐帝斯逼近抱匣者跟前,雙手如花影般快速變幻,眼見就要奪到劍匣,突然又一個蒙面人從抱匣者背后跳出來,以極其險惡的一掌霸氣向歐帝斯壓來。

            歐帝斯也算反應奇敏,立刻變招對掌,然而對方壓來之掌臨近之間猛然加速,錯過歐帝斯掌位,重重拍在肩頭,一拍將其拍退一千多米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主人1

            歐帝斯雙足沒入松軟的土層中,瞥了一眼碎爛的肩頭,緩緩抬起頭來。對方竟然沒走,當然,有這樣實力的人也無需逃走,何況還是一名使用霸氣的戰士。

            此時亂做一團的never傭兵團已經冷靜下來,蕾舞兒對手下道:“趕緊走!

            而打退歐帝斯的蒙面人接過劍匣打開一瞧:“假的,追1

            原來蕾舞兒的手下在酒店時也注意到有人盯梢,將極劍從匣中調了包。

            蒙面四人立刻追向馬車,歐帝斯迅速穿插過去,身邊刺血出鞘,攔在四人與馬車中間。

            那名蒙面高手再向歐帝斯攻來,兩人極快過招,眨眼已是百余個起落。另三人以魔法火法轟向馬車,馬車被轟碎,紅蓮的刀也已逼來。

            空中過招互相逼退的歐帝斯和蒙面高手,同時將目標轉向蕾舞兒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紅蓮,奪人,搶劍!

            紅蓮的圣靈刀一招蕩退三方,返身去追逃走的傭兵團隊伍。三名蒙面人一退之后,立刻折回緊追。

            幾人如樹林上翩然跳動的飛鳥,幾個起落又追上了never傭兵團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啊,好快,他們又來”說話的never成員已被暗器一支鎖喉。紅蓮聽聞背后風聲,在半空中回身接擋暗器。

            歐帝斯搶先半步抓住了蕾舞兒,身后已是浩然霸氣壓來,強大威壓竟已不顧他人安全,將好幾名落在后面的never成員當即壓碎。

            緊急之際,歐帝斯掌背輕柔一彈,將蕾舞兒送了出去,轉頭接下浩然一掌。然而半空中的蒙面高手一步空中彈跳,直撲被送走的蕾舞兒。歐帝斯借著掌勁反震追了上去,在對方抓住蕾舞兒前一秒給攔了下來。

            蒙面高手眼中生怒,手中使出絕招。歐帝斯再次將蕾舞兒送出,連續接招御招,趁機抽身退離。

            蕾舞兒雖說也見過世面,但這種程度的過招,她看都看不清,早已嚇得面無血色。妲姬匆匆趕來喊道:“團長,他們要的是劍,不如給他們吧!

            蕾舞兒一想也是,神兵雖好,但對自己毫無用處,反而惹來這么大禍事,暗自慶幸還好沒將極劍存入銀行,趕緊從空間器物中取出來,大喊一聲:“給你1向歐帝斯拋過去。

            兩人同時伸手去奪,歐帝斯更近半分,然而蒙面高手眼中帶笑,突然一掌霸氣拍向蕾舞兒。歐帝斯若搶劍,此時蕾舞兒必死無疑,千鈞之際,歐帝斯瞬間改變移動方位,抄起蕾舞兒的腰,帶她從霸氣邊緣躲過了那一掌。

            當如雪的發絲飄然拂落在臉頰上時,蕾舞兒看著眼前的男人,心兒砰然巨顫,整個身體都酥麻了起來,腦海里所有一切都變得白茫茫的,只余眼前人的剪影
        又黄又粗暴的变态小说
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0csr4"><strike id="0csr4"><tt id="0csr4"></tt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2. <acronym id="0csr4"><label id="0csr4"><listing id="0csr4"></listing></label></acronym>